New Culture Movement 2001-2007
During the 80s, brick constructions were a national symbol of modernity, a promise of a new life, and a society of modest prosperity (xiaokang shehui). red bricks as the manifesto of their times: to build a private home. Holding on to the promise offered by a material already deemed obsolete by China’s new green guards as environmentally unsustainable, Han Bing’s photographs capture the hopes of people who have not yet experienced the modernity that China’s cities have already surpassed. Han Bing’s affinity for satire is again rekindled in these images.
新文化运动 2001-2007
“新文化运动”是五四新文化时期,文化大革命运动,全球化之下的城市化运动这三个时期不同的文化价值观的合体,同时反映的是知识文化、政治文化、劳动文化这三者之间存在着水乳交融的关系,而这个关系一旦被人为的特权、时代硬性变迁所割裂,社会生活必然产生精神和物质文化的极端性和不和谐,彷徨不安、人情淡漠、生态民主恶化、自残互毁的生命态势。在“新文化运动”系列的被摄者都是我家乡与我同村的农民和学生或者是与我相熟的农民工,我让父老乡亲们手紧握红砖,任其表情自由。看着他们默默的目视前方,我感受到这些乡村的劳动者是如此地依赖,并相信一件普通的生活物品所给他们带来的承诺与希望。“新文化运动”一面通过人们与普通日常生活用品的物质关系来叙说人民对现实的生产和理想的期待,另一方面在今天生活方式不断转型的物质现实中呈现所谓‘政治、文化运动’与劳动生产活动之间的纠缠。
红砖是改革开放的一个代表性意象。红砖用于盖新房子区别于中国过去的青砖,尽管不太结实又不象钢材那摸昂贵,这符合中国特色的‘多快好省’建设新生活的政策。八、九十年代从城市到农村都整体使用红砖作为主题建材。后来,对大规模建设的都市而言,红砖已经是陈腐而落伍的了,它只是被用于工地建设当中遮掩脏、乱、差的临时围墙。然而在广大农村,对于还未经历过城市现代化的人们,红砖却依然承载着建设新家园的生活理想。那个千万年来万物共生的自然属性的农耕社会的家园在今天这个社会主义的新农村,这个都市主义的新农村里不断走向解体。砖头在中国这个巨大城市化运动中承载了太多东西:变动世界的希望、艰苦劳动、微薄的不安的现实、脆弱的人身安全保障、被压迫物和抵抗物、、、、
城市化建设时期的红砖取代了文革期间的红宝书,就象当年红卫兵用红宝书取代新文化运动时期知识分子手中的书本一样。五四时期的新文化运动,文化大革命,全球化之下的城市化运动这三个时期不同的文化元素被交织在一起。与过去相比,城市化运动时期贫富差距巨大,资本权贵灯红酒绿、萎靡享乐,浑浑于仕途利益而非爱民生,中产及都市平民阶层整体沉浸在单级物质化理想之中,信仰缺失,社会同体博爱观念淡薄,龙族知识分子也大多不思生态民主为何物?最底层的农民劳动者整体依旧纯朴,都市繁华映衬者劳工们疲惫沧桑的脸。国人民众的激扬的理想远去、疲于江湖或安命于艰辛,现代化的汪洋里颠簸的现实让人们不再振臂高呼,都市摩天大厦、高铁、各种国家巨大工程抢占了一切辉煌的制高点。
文化到底指的是什么?是知识?教育?是政治?是钢筋水泥所代表的冷漠新都市化的梦想?在这个权贵和资本新富所鄙的‘落后的’、随时可能被‘城市化霸权’以资本拆除驱逐的贫民之家?新文化到底是什么?是灵性枯竭的信仰、是盛世维稳和谐、还是是砖头所暗喻的决裂、革新与破坏、建设、落后、反抗、希望、现实?——是对农耕泥土坯时代的决裂、对传统青砖时代的划革新与破坏、作为新材料之于新家园的建设、新大跃进时代之于摩天大厦的落后、圈地运动之于资本权贵强征强拆的反抗、还是大工地时代黎民大众以艰苦劳动换取生存的、微薄的希望与现实?
——逝者如斯,献给一个废墟中的新家园 文/韩冰


 


 


 


 


 


 


 


 


 


 


 


Fainthe Distance, 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