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lking the Cabbage of the parting 遛白菜之别赋
遛白菜的顽主已远去,只留下白菜和链子,这是我将计划停止遛白菜的婉伤、留恋,多少个日日月月我与白菜以链子相连,如今与这个多年的日常游戏伙伴分别,内心里禁不住有些淡淡忧伤。本来遛白菜是从我的自我感受引发,然而当‘遛白被推向公共空间,实际上被拴着链子的白菜逐渐成为行为的主角,随着遛白菜运动以及网络的传播让我的遛白菜不像10年前那么孤独,渐渐地我只是一个遛白菜一族。。。一场游戏一场梦,我早晚都将成为游戏的旁观者。。。无法言说,无奈以寂寞流浪的白菜来表达离别之情。